落伊耳

【镇魂 | 巍澜】大花轿



头一次剪那么土的沙雕视频,小伙伴们帮在B站贡献点弹幕呗
B站: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1576061/

【巍澜】变型记(又名史上最嫩小澜孩)

就因为刷微博的时候看到了一张图,让我脑洞大开,在一个多小时之内完成了这篇文。

短篇,清水向,日常糖,慢慢嗑。



又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早晨。

沈巍一早就在厨房里忙碌着。昨晚和赵云澜两个人外出散步顺便去了一趟超市,赵云澜非闹着第二天早餐要吃馄饨面,馄饨是肯定来不及现包的,最后只好选了一袋速冻三鲜大馄饨和一挂鸡蛋面,外加赵云澜额外丢进购物车里面的一盒可爱多,去收银台付了款。

沈巍在忙前忙后的,突然想起赵云澜从被他强制从被窝里扯起来推进厕所到现在已经大约有半个小时了,还没有见人从厕所出来,难不成,坐马桶上睡着了?沈巍在是继续做早餐还是进厕所一探究竟这两件事上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关掉了炤台开关,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就踱步到了厕所门口。

厕所门是关着的,刚走近就听到里面有淋浴的水声,还伴随着吱吱的刮胡刀的声音。看来是在洗澡。

沈巍敲了敲门,朝里面问了一句:“云澜,早餐快好了。”他没舍得催里面的人,只能语气委婉地适当提醒一下。

“马上就好,等一下。”

 

沈巍把汤底倒入碗中,再捞起沸水中的面条和馄饨,端到餐桌上,摆好筷子和勺子,围裙摘下挂好。这时厕所门打开了,赵云澜一身水汽,踏拉着拖鞋从里面出来。

“擦干了就快点来吃,要不然面就……”沈巍边说边抬头,可当他看到赵云澜的样子的时候,剩下那半句话却好像卡在喉咙里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刚洗完澡的赵云澜头发又卷又湿,偶尔落下一珠水滴,身上穿着上次情人节闹着要买的深v情侣款睡袍,额,沈巍那一件自从买了就一直压在柜子最里层死活不愿拿出来穿……但最要人命的,不是赵云澜一付出水芙蓉的样,也不是身上那件色气满满的深v睡袍,而是,赵云那个造型。沈巍表示这一下子接受不了,张着嘴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呆滞脸。

“你……你……你这是……”

“嗯?怎么样?好看吗?”赵云澜展开双手向沈巍全方位地展示了自己的新造型,还附赠了自认为特迷人的微笑。

不过显然,沈巍,是吃这套的。

平时赵云澜是大家公认的长得着急型的,外貌与实际年龄严重不符,而产生这种印象的始作俑者,就是他下巴上的那一戳胡子。谁也不记得赵云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留胡子的,反正沈巍知道从龙城大学第一次见到赵云澜那时起,赵云澜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这位对外自称是美大叔的赵大处长,平时最多也就是对自己的玫瑰花刺适修剪一下而已,而今天,居然破天荒地全!部!刮!掉!了!

沈巍就这样一直盯着赵云澜光洁的下巴看,却越看越移不开眼睛了,他回想以前的那一万年里,那无数个赵云澜从孩提时代,成长为清秀的少年,从一开始的青涩,慢慢地学会懂事,学会去爱,脱离最初的懵懂与稚嫩,成能独当一面的男子汉。眼前的赵云澜,会让他回想起那一个个无法抹去的旧时光里,自己只能在遥远的角落望着他,望着那个少年模样的他,那是向往,同时也是奢望。

“嘿,斩魂使大人,你是被我迷倒了吗?”不知道赵云澜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饭桌前,一记响指,把沈巍从回忆拉回了现实。他傻傻地笑着,在饭桌前,伸手拿起筷子就开始哗啦哗啦地吃着馄饨面。

沈巍好像还是精神恍惚,刚刚的画面似乎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刺激,他慢慢得坐下来,但是视线一直停留在眼前那个人身上。

“我是想,偶尔也该换个造型试试看,”赵云澜一勺舀起一个馄饨往嘴里送,吃得津津有味。等吞咽完了,才抬头和依旧呆滞着的沈巍对视:“上次你不是说,我没胡子的时候好看吗,所以我呢就满足你这个心愿。”

经过赵云澜这一说,沈巍才想起来,赵云澜所说的上次,就是上个星期他们回了趟娘家那时候发生的事。

那时晚饭后赵云澜以“给你看个宝贝”为由就把沈巍拉进了自己的房间,从床下的抽屉里,赵云澜翻出了自己小时候的相簿。

“这是幼儿园歌咏比赛的时候,我一直想尿尿又不敢跟老师说,就憋着泡尿唱完了整首歌,然后就被拍下了这幅臭屁的表情……”“还有这个,这是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参加的校足球队赢了一等奖,嘿嘿,这大门牙是比赛前几天自己掉的,不是踢球磕掉的哈,那段时间我讲话都漏风……”

两个人就坐在床边的地毯上,沈巍翻着相簿,赵云澜在一边做解说,赵云澜这个话痨,从托儿所一直唠到大学毕业都没个停,沈巍也随他,一脸宠溺地和他一起笑,嘴角弯弯地满是幸福。

“小巍,你说在古代那时,我小时候也是长这样的吗?”赵云澜指着一张相片问道。照片里的小男孩大概八九岁的模样,留着一个小平头,一手揽着身边的小伙伴,冲着镜头露出标准性的微笑。

“嗯,差不多……只是,”沈巍边说边伸出手,在自己的头顶比划了一下,“那时候的你头上还还扎了个发髻,经常穿着不合身的宽大衣衫到处跑,弄得全身脏兮兮的,有趣的是每次你一看到你娘亲拿着藤条出来就一溜烟跑得没影了。”赵云澜脑补出了那个画面,扑在沈巍肩膀上笑得脸都红了。

“那时你多可爱啊,脸圆圆的,一乐起来眼睛也会跟着笑,”沈巍还沉浸在回忆里,但赵云澜却理解出了另外一层含义。

“怎么着,你的意思是说现在的我不可爱吗?”小澜孩难得撒娇,原因竟然是吃自己的醋。

但此时的沈巍也是被逗得玩心大起,故意顺着赵云澜的话往下说:“对啊,哪像你现在,胡子拉碴的。”

“有胡子怎么了,就因为胡子你就嫌弃我了?”

“我还是觉得你没胡子的时候好看。”

“……”

没想到当初一个玩笑话,竟然真的让赵云澜做出了实际行动。

 

哐的一声,沈巍才又从回忆里回来,看见对面的人已经一碗馄饨面下肚,把筷子随手架在空碗上。

其实有时候赵云澜的性格完全就和没长大的小孩一样,吃饭时饭粒总掉桌上,使筷子时食指总是喜欢翘起来,还有例如现在,没有了玫瑰花刺的阻碍,吃完馄饨面,嘴角的汤汁便一路顺畅地流到了下巴。

“干嘛一直看我,嗝……”

“没什么,”

“哈?”

沈巍笑着摇了摇头,扯了几张纸巾递给赵云澜。

“擦擦吧,晚上再说。”

 

至于晚上准备说什么,拉灯……





 


【巍澜】欲情故纵(R18)下

接着上次的

我觉得飙车飚得有点猛……好羞愧啊脸红跑下台……

这次依旧外链哈,看评论


【巍澜】欲情故纵 (R18)中

原谅最近实在太忙,又要上班又要考试(抓狂抓狂……)

这章就相当于是过渡篇吧,链接在评论,看不见的一定要告诉我……





【巍澜】欲情故纵(R18)上

巍澜的魅力之大,让我这个懒癌居然破天花地动笔了!小女子是标题废,大家就当看个热闹就行。

继续着光明路4号的故事,因为动笔写的时候剧还没有完结,所以本文不受天杀大结局的影响,完全就是巍澜腻死人的打情骂俏的巨型糖,还有后半段的飙车(划重点)。

文的设定是巍澜已成为情侣,但是还没有在一起住,且还木有开始gun床单。

下面,就开始吧→→


 赵云澜最近有点烦。

不仅仅是因为近年关,很多从地府出逃的小鬼就喜欢趁着这个时候活动,好像不闹出点事情就皮痒一样,特调处也因此忙碌了好一阵子,下面犯事的不断,上头的领导又一直把特殊案件往特调处塞,大伙儿还为此连轴转,三天两头就要加夜班。

此时正是高强度工作之后难得的午休时间,汪徵和桑赞两位小情侣昨晚值完了夜班,现在就手拉手出门过二人世界去了,小郭一下班就被楚恕之拉去练体力,搞得小郭这段时间也是精神萎靡,林静在自己的办公室铺上了个蒲团正坐在上面打坐念经,剩下的红姐也去补美容觉了。而我们的赵大处长,平日里人称风流倜傥酷得掉渣的优秀十大好青年,此时却蜷缩在特教处大厅的真皮沙发上晒着冬日午后的太阳,蹬着中通皮靴的脚大喇喇地搭在旁边的桌子上跷得老高,嘴里叼着酸奶口味的棒棒糖,眼神分外的迷离。

“幸好我知道你是个看见美色就走不动道的俗人,要不然这样一看,你确实很像一只出了家的喵大仙,”不知什么时候,刚刚偷吃完老李的小鱼干的大庆顶着油乎乎的嘴,甩着铃铛就窝在了赵云澜对面的桌子上,末了还加了一句:“哦,所谓的美色还只是单指沈教授的。”

“酸奶味的确实比不了水果味的,”对于刚刚大庆的话显然我们赵大处长是压根没听进去也不想听进去,继续咂着嘴含着嘴里的棒棒糖。

“哎我说老大,你最近精神欠佳啊,是不是因为我们斩魂使大人最近夜晚多次临幸,看把你折腾得啧啧啧……”黑胖猫边说边做起了古代丫鬟的姿态,甩了甩自己的肉掌,又伸出舌头舔了舔。

换做是平时的赵云澜,喵总攻这番嘴欠肯定逃不了一顿揍,可是这次的赵云澜就只是眼珠稍稍有点点晃动,整个人就还像是元神出窍一样,机械得嗦着越含越小的棒棒糖。

他成功地无视了一旁喋喋不休的大庆,手插口袋地离开了特调处。

一个短暂的午休时间,其实也真没什么地方可去。赵云澜就在特调处旁边的街上没头没脑地瞎逛,刚刚含的酸奶味棒棒糖已经只剩根棍了,就又从口袋里扯出一根新的,一看,是自己最喜欢的芒果味,心满意足得塞到了嘴里。像他这样嘴里叼着棒棒糖,一脸忧郁,扒着脚走在街上的样子,哪像一个正儿八经的国家公职人员,分明就像个收保护费的。

一个精神涣散的收保护费的。

赵云澜最近有的烦是真的。不仅仅是有点烦,更多的还是燥。而且还看谁都不顺眼,脾气还大得出气,三天两头都在嚷着要扣林静的奖金,没收大庆的小鱼干,有一次气得大庆直接给赵云澜起了个响亮的外号:“你这个经期提前的妻管严!”逗得祝红笑到冒出了尾巴。其实他也不确定自己是这怎么了,嗯,可能是吃多了棒棒糖上火的缘故。身体里的躁动不安发泄不出去,久而久之就被啃噬殆尽,物极必反,变得越来越精神不振起来。

赵云澜边自欺欺人地胡思乱想着,路过街边的一个木质长椅旁,忍不住就止住了脚步。回忆突然像海水一样涌了出来。他想起了去年的那个冬天,在刚认识沈巍的那段时间,沈巍为了能在身边保护他,有一次在自己出勤的时候突然出现在这个街口,身着一身笔挺的西装,哪会有人逛街穿那么正经,随便一看就知道是刚刚从课堂那边赶过来的,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在这个长椅上,假装巧遇。那天的阳光正好,金灿灿地洒在让同为男性的赵云澜都十分嫉妒的脸上,光影勾勒出完美的轮廓,脸上带着不会腻味的微笑,一切都是那么刚刚好。那时的赵云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傻白甜,居然会相信这个是命运在上演转角遇到爱的戏码,再后来,自己的身边就开始多了一个身影,成为了帮手,成为了牵绊。

看着街边一对对的情侣在谈情说爱,赵云澜突然有一种想把沈巍约出来的冲动。把手机从裤口袋拿出来手机一看,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上班时间了,又突然想起沈巍说过今天下午要对一个班的考试做监考。他们两个人,从相识到现在,在这小一年的时间里从来没有对外称为情侣,也没有做过情侣之间的事情,两个人就一直这样心照不宣地,出外勤的时候出生入死,然后下班回到家一起卖卖电脑,但是他们又胜似情侣,对方内心所想总是在第一时间就能感应得到,一个眼神,一个浅笑,都好似双生子一样,不言而喻地默契。他们的生活都太不平凡,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居然都能破天荒地和人类的未来扯上关系,肩负重大使命的两人都已经大义凌然地抛弃了普通人的生活,回顾以往,他们还真的没有真正地牵过手,约过会,认真地像一对正常的情侣一样说上一次腻死人的情话。沈巍这个万年纯情老处男不会,赵云澜却是有色心没色胆。

问题大概就是这段时间出现的吧。这段时间许是临近期末,大学里的各科期末考试频繁,沈巍留校的时间特别长,早出晚归,早上西装革履地提着文件袋离开,晚上下班回到家还是在备课,而且经过我们外表看似糙汉子一枚实则内心无比敏感的赵大处长的深思熟虑之后得到的结论就是,沈巍,在有意识地躲他。赵云澜因此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冷落。有时候人呐就是那么贱兮兮的,平时别人对你端茶倒水热情地伺候着,却只知道享受,认为所有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然而风水轮流转,现在赵云澜就跟失宠了的大庆一样,只有自己默默舔毛的份,还悄咪咪地不能让人发现。没错,这就是最近赵云澜心烦的原因。他不得不承认他喵地被自家的斩魂使大人打入冷宫了!而且还没地儿说理去,怎么能让特调处里面那一群八卦男女看透了心思,要不然以后我们的赵大处长还怎么树立威严,还怎么建立自己高大威猛的总攻形象?!但是对于家里的那位,位高权重,一万年来都清心寡欲的斩魂使大人,还真的是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啊。赵云澜烦躁地搓了搓后颈,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一样地拔出了棒棒糖的棍子,随手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里,掏出手机,快速地在和沈巍的微信对话框里留了言。

看样子,确实要自己先主动一次了。赵云澜这样想着。

——————————

悄咪咪问一下,开车应该在哪开啊,我之前的车都毙了,微博又不能开因为有三次元的朋友,能推荐一下吗


关于叔侄《双月》脑洞填坑

因为各种原因叔侄那篇文真的拖了快半年了,最近想填坑,可是本人已经没有当初的灵感了啊啊啊怎么办抓狂!!!

本来双月这篇的初衷是为了开车,不管怎样我还是想把这个的脑洞填完,所以,征求小伙伴们的意见,我就接着剧情开一次车,可以么可以么(๑¯ํ ³ ¯ํ๑)

【深海大逃猜】结果公布

认领啦认领啦!!!
我这个总是喜欢飙车的老司机你们怎么就是认不出我了呢哈哈哈

全文走这→http://luojianuogongyue.lofter.com/post/1eb59faf_e6b93eb

深海大逃猜:

大逃猜结果公布
          1.痴人说梦by剃头匠 @阮清沐影
           2.76号八卦处by糖堆的小手 @唐晚尘
           3.何以不得安by一缸格瓦斯 @穿增高的猫
           4.国民遗事by两条小黄鱼 @落伊耳
           5.征战予我by西装下的玫瑰 @宴阳
           6.无神论by亨牌雪茄 @南街海棠
           7.不负by虾子大乌参 @飛觴醉月
           8.俗by烟卷 @社会人你笙哥
           9.接头人by公子季 @菱微凉
     10.猫的报恩by热心帮亲爹签名的布丁 @苏苏苏卿羽
     11.永堕轮回by国富路杠把子 @簪花带酒


亲爱的们!你们猜对了吗!(*/ω\*)
获奖名单,我们会在晚上放出

【叔侄/刃逸】双月 02

写在前面的废话:隔了那么久才来更新实在抱歉,其实是因为没灵感我会说么(⊙…⊙)
这次更新我觉得有点ooc了,可是码着码着就成这样了,将就吧,其实都是过渡章,主要是为了后面做铺垫,明明我是为了开肉文才码的现在铺垫那么久了还没到肉我也是……晓得一开始就pwp多好
好了无视我的话痨,看文吧


风刃就坐于宣勤殿内,纤纤十指正抚弄碧桐的丝丝琴弦。

羽族人生性喜好冷色,布置于大殿之内的所有装饰一概都是蓝灰色,这可显现出羽族皇亲的高贵冷艳,但眼下却只更显得宣勤殿的冷清寂寥和风刃形影单只罢了。

“王爷,”裴钰来到风刃面前,似乎是行事匆忙,脸上不免是焦急的神情,“查探骨生花的底细的事已经有些眉目了。”

风刃收回弹琴的双手,交握放置于膝前,抬头示意裴钰说下去。

“那骨生花本是天机门的弟子,后来因为被男人抛弃后坠入魔道,现在她靠着帮人们实现愿望来换取容貌,以此来永葆青春。”裴钰看了一眼风刃,后者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神色,遂继续说道:“我与她讲明了王爷交代的情况,但她却说,此事需与王爷当面商议。”


“好。”风刃似乎早已料到是这样的结果,悻然地站起身,这几日已思前想后,此事往大了说是为了羽族的江山社稷,往私里说纯粹是为了心中挚爱的那个人。本是附上已死的决心,如今只是牺牲一件可有可无的东西,已经算是划得来的了。风刃勾起嘴角轻笑了一声,可喉咙里却突然泛起一阵苦意。





“主上!”雨瞳木小跑进祁阳宫,看到原是坐着的风天逸听闻立即站起来望着他,想说的话一下子都有点不敢说出口了。


“怎么样了?皇叔这几日频繁离开宣勤殿,是去哪了?”风天逸似乎是很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紧盯着雨瞳木的眼神里满是焦急。


“主上……”雨瞳木支支吾吾了许久,终是下定决心咬了咬牙继续说道:“摄政王这几日出宫,是……是为了去见一个女人……”


“女人?”风天逸突然听到这个词刹那间胸腔似是突感到一阵抽痛,但还是收敛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那女人的底细,你查到了吗?”


“回主上,我动用了所有关系但就是查不到她的底细,不清楚这个女人是从何处冒出来的,更是不清楚为什么摄政王会突然和这个女人往来密切,但是主上,听宣勤殿的侍卫说,今早裴侍卫带了这个长发女子进了宣勤殿,直到现在都没有出来过……”说到这雨瞳木便不敢再往下说了。


“你出去吧。”风天逸下完这道命令之后,这一日,都没有再出过祁阳宫。



摄政王即将大婚,这在羽族中可算是大事一件。本是高贵冷艳的宣勤殿突然间被红纱幔帐围绕着,好不喜庆热闹,可着其中的悲喜又有谁知晓呢。


还有一日便是摄政王风刃的大婚之日,全族上下都在忙里忙外,可对于风天逸来说却是痛苦难熬。


天幕暗下,风天逸想着自己已在祁阳宫里闷了几日了,便想到后苑走走,却不曾想遇到了同在后苑散心的风刃。


明明只经过几日,但似乎一切都变了,风天逸想起上次和风刃在后苑相聚,也是在这样的月色下,也是只有他们二人,他们谈笑风生把酒畅谈到深夜,聊的话题似乎一辈子都聊不完,可今时不同往日,风刃现在就站在他面前,风天逸却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他凝眼望向风刃,眼睛却好像是被人蒙上了一层纱幔,什么都看不清楚了,风刃不再用平日里的那种笑容注视着他了,现在他脸上的微笑满是牵强。


“皇叔……”风天逸只是一开口就后悔了,突然间这几日里积攒的委屈和难过一时间涌了上来,他猛地上前抱住了风刃,像小时候扑到风刃怀里撒娇那样,紧紧地抱着他,想问他,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风刃也没料想到风天逸会有如此举动,风天逸的力道大得让他忍不住发出嘶的一声,不过幸好情绪激动的风天逸并没有注意到。


风刃闭上双眼,咬了牙狠心把风天逸推开,他看见风天逸站在他面前一脸不知所措,眼泪一颗颗地从脸颊上滚落。


“天逸,我们到底还是叔侄……”风刃听到这句绝情地话从自己的喉咙里发出来,说完后感到背后的疼痛又深了几分。


“皇叔,我疯了一样地喜欢你,我原以为你能明白……”风天逸还没有说完就感到自己的脸颊上火辣辣地疼,他被风刃打了一巴掌趔趄地往后了一步,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风刃。


“你知道多么昏庸的帝王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风天逸看到风刃的眼神里再也没有了疼爱,反而充满着愤怒,还有蔑视。


风天逸垂下了抚摸脸颊的手,痴痴得站在那里:“我生而无翼,是个残缺的王,是不是……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


然而,等来的却是风刃的一阵沉默。


果然。他原本以为,风刃会包容他的一切,他一直在努力成为风刃心中那个完美的王,他希望时间会让他们彼此磨合会让风刃看得起这份情感,却不曾想,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彻彻底底毫无尊严地输了。


月已经升至高处,许是因为不是满月的缘故,就连撒下的月光也变得如此吝啬。不记得风刃是何时离开的,而风天逸却依然在站在原处,寒冬深夜的风劲得很,砸在脸上深深地疼,泪痕早就被风吹干在脸上留下黏腻的痕迹,风天逸抬眼望着快被黑云笼罩的月,他不敢回忆,也不愿预想,他突然笑了一声,他是在笑自己,他居然还在想着明日怎样才能成为风刃口中说的那种帝王。



【林秦】得寸进尺 (下)

打卡上车咯!!!车技很好,不过车速过快请大家系好安全带!!!



等秦明换完衣服还顺便冲了个澡一身清爽地从浴室出来,就看见林涛赖在沙发上咕咕地仰头灌酒,三四瓶空的啤酒罐乱七八糟地倒在茶几上。刚刚被自己的脑洞害得够呛,想着就灌几瓶冰啤酒消消火,谁知道自从听到从紧闭的浴室里断断续续地传出秦明换衣服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林涛才发现,自己真的已经是无药可救了。


“进去冲个澡吧,弄干净了就出来睡觉,明天还要早起上班。”洗完澡的秦明似乎又恢复到平时冷冷的态度,像个事儿妈一样安排完了林涛等下要做的事,他可不想和一个湿哒哒酒气熏天的醉鬼同睡在一个房间里。


本来林涛醉得脑袋嗡嗡响,神志不清,坐在沙发上微张着嘴发呆到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秦明说了什么他没有在意,但他那似乎快要被酒精泡烂了的脑袋突然接收到一个爆炸性信息,秦明说了一个词,“睡觉”。


睡觉?!!


林涛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冲进了浴室里。


完了个蛋咧,听到那个词之后林涛的小兄弟很诚实地来了点表示,嗖地抬了个头,就这样还不足,本来就喝多了想尿尿刚刚差点就在秦明面前开闸放水……


按照平时的话,林涛是经常在下班之后以各种理由来秦明家坐坐的,有时候说是忘记带钥匙,有时候是为了看球赛,有一次竟然说是自己想买新衣服要秦明帮忙量量三围,总之是各种奇葩的理由都有。如果一下班就赶过来,还顺便带点食材登门拜访的话,还能看到秦明大展厨艺,烧的菜那叫一绝;如果晚点过来,秦明就会安安静静地坐在工作台旁写写算算,有时也会摆弄一下那几件快要完工的西服,林涛就着啤酒坐在沙发上看着秦明,享受着这样特别的二人世界。


秦明是那么优秀,做饭女红样样都行,放在古代简直就是一个大家闺秀完美情人,除开脾气有些奇怪之外。可从大学相识到现在都差不多十年时间了,自己却一直像个觊觎秦明美貌的痴汉,每次想有进一步的举动都会被秦明类似手术刀的眼神杀得大气都不敢喘,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可现在,这个难得的机会终于摆在他面前,林涛已经在心中默默地把所有能读出名字的神全都感谢了一遍,如果这次他还没有抓住的话,恐怕他真的要抽自己一百个嘴巴子。被秦明骂就骂吧打就打吧,为了今后的性福厚着脸皮向前冲吧!


现在已经是下半夜,之前做的那个噩梦耗了些精力,加上刚才又吃了写东西,胃里暖暖的,秦明躺在床上模模糊糊地又快睡着了。可是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右边被一个重物一压,一个冰凉冰凉的身体就钻进自己暖烘烘的被子里。


“说,你是想被我的解刨刀横着切还是竖着切你自己选一个死法。”秦明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忍受着身后的熊抱,平时秦明高岭之花一般的耀眼光芒早就闪瞎了所有路人甲,敢跟他有这么近距离的人接触的还真的是生平头一个。


“反正横竖都是死,那我倒宁愿抱着你死。”林涛继续着他独有的无赖态度,竟然还大胆地把下巴抵在秦明的肩膀上。


“老秦啊,”从林涛嘴里呼出的气息洒在耳背暖暖的痒痒的,因为刚刚灌了很多酒的缘故还散发着丝丝酒味,秦明居然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你说,我这个人怎么样?”


秦明忍了好久才压下了自己差点挥出去的拳头:“蠢。”


“我这个人还是有很多优点的好不好。”


“能吃。”


“……”

林涛一用力把秦明抱得更紧了,耳朵贴着耳朵,秦明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一时间不想挣开这个拥抱了。


“其实我这个人很固执的,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就绝对不会放手,对待工作一样,对待感情也一样,”林涛的声音突然变得低沉起来,“从大学到现在那么多年了,我想,你应该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如果青葱岁月时候的自己不够成熟不够有担当,那我想现在自己,应该有能力给你一个依靠的肩膀了。



“老秦,我喜欢你。”

沉默。

“我真的很喜欢你。”

沉默。


屋外的滂沱大雨似乎并没有变小,可是为什么突然间听不清那些淅淅沥沥闹人心境的雨滴声了呢,也许,是被现在自己咚咚的心跳声盖过去了吧。


那么久都没有得到秦明一句答复,林涛感觉有点挫败,果然还是心急了吗。

“老秦,我已经向你表白了,答不答应你好歹也给我个答案吧。”


林涛一直抱着秦明,就这么尴尬地不敢进行下一个动作。


“嗯。”仿佛过了好几个世纪才听到秦明带着鼻音回了一声。


“这算什么答案啊”林涛明知故问,其实身体早就已经按耐不住了,但是要想有所行动的话不管怎样还是需要老婆大人批准。


“就是,你心里的那个答案。”


林涛几乎是在秦明说完这句话的同时就把秦明的脸掰过来,既然已经同意了,那我们就盖个章吧!

(上车!上车!请系好安全带↓↓↓)

http://www.jianshu.com/p/a41f62499c1f


大宝觉得今儿的空气充满了诡异的味道。

第一,劳模秦科长今天难得地迟到了十分钟,而林队长则是迟到了十五分钟(实际上是秦喵命令林涛不许和他同时跨进警局大门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怀疑因此我们可怜的林涛只能站在警局对面的胡同角落里吹着寒风掐着秒表哭诉着秦喵的“拔屌无情”……)第二,秦明今天居然一改以往的形象,浅灰色翻领大衣里面配了一件纯黑色的高领毛衣!以前就够引人注目的了,今天的秦科长是要去走红毯的节奏么真让人忍不住跪舔这冲破云天的颜值。最后,以往让人都怀疑有恋尸癖的秦科长今天居然破天荒地不解剖尸体转而坐在办公桌前说要写学术论文,可写不到十分钟林涛就进来又是倒水又是研究案情的,哼,论文?!案件?!大宝似乎都可以看见林涛的屁股上晃着一条狼尾巴了。

大宝决定出去透透气了,这恋爱的酸臭味真熏得人眼睛疼。


为了林秦肉而快脊柱断掉的可怜阿婆

本来说要晚上更新得寸进尺下部分的,可是码了一晚上都没有码完,车开得好远都不知道开到哪里去了……明晚再更新吧我扛不住了,明天会认真检查加个结尾搞定的

其实这篇文也是本人一时间的脑洞并没有什么逻辑性,就连名字都是瞎起的,纯粹是为肉而肉,但是现在突然不想那么快完结,还想有空出个番外什么的,如果到时候有人看的话我就写吧


晚安